1. <dl id="buenf"></dl>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dl id="buenf"><ins id="buenf"></ins></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output id="buenf"><ins id="buenf"><nobr id="buenf"></nobr></ins></output>
                1.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彭志堅:騰訊是有光環 離開騰訊想清楚就不會失落
                  2018-03-19         來源:IT863 《中國企業家》       [我要評論]
                  有時候,帶著光環比一窮二白創業更艱難。你需要證明,過去的成績是再次出發的墊腳石而不是包袱,更不是你的頂點。“騰訊是有光環,但想清楚就不會失落。”
                  彭志堅,并不是一個很多人都熟悉的名字,但很多你熟知的公司背后,都可見他的身影。作為投資部負責人,在供職騰訊的7年時間里,他經手過總額達200億美元的數百筆投資和交易,協助騰訊成為中國最大社交媒體公司,并主導了對京東、搜狗等重量級互聯網公司的投資。

                   

                  不過,這里分享的并不是一篇講述輝煌的文章。2015年離開騰訊之后,彭志堅創立了一家新基金,帶著光環重新出發的路并不意味著坦途,從產業基金到普通風投基金,完全是不一樣的“操盤”體驗,一起來看看彭志堅的新故事。

                   

                  彼得·彼得森不再是當年叱咤風云的雷曼董事長,而是一家新基金的創始人。他需要募資。大老板沒有出現,接待他的只是一名普通職員,對方也壓根不感興趣。星期五的傍晚,暴風驟雨,他跟合伙人渾身濕透,花了45分鐘才叫到車。當時沒人預見,他創建的黑石此后會成為華爾街乃至全球最有影響力的金融集團。

                   

                  失去頭銜,重新站在起跑線。彼得森在自傳里描述,那是他職業生涯中最疲倦、最沮喪也是最失落的時期。在“認錢不認人”的華爾街,從前“老客戶、熟客戶至上”的情結蕩然無存。

                   

                  2015年,彭志堅辭職創立一家新基金,太太和8歲的兒子不一定了解彼得森與黑石的詳情,卻明白從高處跌落的這種風險,最先投出反對票。

                   

                  更何況,彭志堅即將出走的是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騰訊,放棄的是投資并購部總經理這樣的核心要位。當時他的直接上司是馬化騰最為倚重的搭檔劉熾平,能近距離接觸騰訊的最高權力中心。七年時間,他代表騰訊投資了包括滴滴在內的幾百家公司,累計投資額100多億美金。

                   

                  他不是經常身處輿論漩渦的話題人物,也不追求強勢風格,遠離風口,拒絕模仿。圈子里的人稱呼他為Richard彭。從他身上感受最強烈的是投資人慣有的聰明、職業,還有紀律。

                   

                  失去騰訊的光環失落嗎?在彭志堅創辦元生資本很長一段時間后,這仍然是他被問及頻率最高的一個問題。更多人試圖刺探他的內心,想知道他有沒有后悔。

                   

                  此前同在騰訊投資并購部的池萬錦被邀請加入元生資本時曾顧慮,沒有財務壓力的Richard彭,到底會花多大力氣重新開始?

                   

                  有時候,帶著光環比一窮二白創業更艱難。你需要證明,過去的成績是再次出發的墊腳石而不是包袱,更不是你的頂點。

                   

                  兩年多時間,彭志堅和團隊投出了小紅書、每日優鮮、貨車幫(后與運滿滿合并為滿幫)、北森、震坤行、美菜、掌門1對1、易酒批、DataVisor、第四范式、鐵甲等明星公司。前不久被陌陌收購的探探也是他們的項目,交易過程中,元生資本扮演了重要的協調角色。

                   

                  “騰訊是有光環,但想清楚就不會失落。”在與《中國企業家》三個多小時的對談中,彭志堅很少主動提及騰訊,唯恐被外界誤認為是在假借其名。他更想表達感恩。

                   

                  但無論如何,他都很難抹去身上附帶的騰訊烙印。

                   

                  騰訊的“遺產”

                   

                  美團點評集團高級副總裁陳少暉,此前在騰訊投資并購部工作四年,他曾評價,“彭志堅幫助騰訊在從無到有的基礎上建立了并購團隊,并幫助形成了獨特文化”。

                   

                  2008年,彭志堅初入騰訊時掛職在企業發展部,轉正后才成立投資并購部。他任副總經理,還有位轉崗過來的副總經理。騰訊投資部招兵買馬,與業務部門聯合看項目,再到3Q大戰后騰訊投資全面發力,彭志堅是親歷者和推動者。

                   

                  類似從0到1的過程還曾發生在Google中國。彭志堅曾從零開始,幫助Google中國建立代理商銷售體系,并與現任光速中國合伙人宓群為其建立了投資團隊,期間捕捉到大眾點評、迅雷、趕集網等公司。

                   

                  他把這兩段經歷視為創業,并不畏懼離開騰訊從頭開始。如果說有所不舍,與信任有關。

                   

                  當年騰訊看上滴滴,彭志堅把猶疑的程維反鎖在辦公室,臨時決定將滴滴那輪4000萬美元的估值抬高至6000萬美元。事后,他才向劉熾平匯報此事,最終獲得支持。

                   

                  2010年,彭志堅突然昏迷,醫生診斷頭部有小塊纖維組織,需要手術才能明確,最后確認沒有任何問題。赴美手術前,劉熾平擔心他沒有美金,通過財務拿到銀行賬號親自打給他10萬美金。劉熾平還曾準許他在父親去世前,遠離工作,在江西老家專心陪伴一個月。

                   

                  2013年,彭志堅曾要走,被挽留。兩年后再度重提,他跟劉熾平說,“就讓我任性一次吧”。

                   

                  他想創業,看著牛逼的CEO帶領一家小公司在大賽道里沖出來。但是后期在騰訊,他花費了太多時間和精力帶團隊。

                   

                  彭志堅很精確地記得那些關鍵節點的具體日期。2015年6月27日他的辭職申請獲批,7月24日內部正式宣布。9月20日新基金啟動募資,12月30日首次關閉。

                   

                  2015年7月中,全球股市暴跌,資本市場形勢嚴峻,基金募資尤為困難。彭志堅在這方面沒有積累太多資源,靠著朋友介紹,在100天內,第一只基金融資完成。

                   

                  元生資本第一期基金的LP多為亞洲背景,有主權基金、國際組織,也有產業巨頭和知名家族基金,更有不少互聯網行業高管。

                   

                  這還是一支明星團隊。聯合創始合伙人許良是騰訊第一個產品經理,也是QQ早期商業化的拓荒人,后轉入投資并購部,在騰訊待了13年。吳曉波的《騰訊傳》里很大篇幅記述他的功績。差不多同一時間,許良也有想法募集新基金,考慮再三,最終加入元生。

                   

                  池萬錦離開騰訊投資部去了貨車幫,后來成為元生資本投資副總裁。另一位投資副總裁周子言的背景也與騰訊相關,他還有一段經緯中國的工作經歷。

                   

                  元生資本不可避免地延續了彭志堅在騰訊的投資思路:投資最頂級的CEO,最頂級的大賽道。但更多的是變化。

                   

                  騰訊的要求是,投錯不怕,怕的是錯失機會。新基金卻子彈有限,必須精準射擊。以前每年可以投出上百家公司,現在更要求精細化運作,一年只有個位數機會扣下扳機。更重要的是,元生從成立第一天起就必須考慮財務回報以及如何退出,這在騰訊是不需要思考的。

                   

                  投資目標和邏輯的變化,多少會讓他們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有所不適。許良跟《中國企業家》描述最大的感受是,在騰訊時可以把創業者約過來見面,現在更多往公司跑,路上的時間成本大大增加。騰訊這個天然的品牌支持被抽離,他們必須在專業判斷、投后服務等方面做得更出色。

                   

                  彭志堅自立門戶投出的第一個項目是小紅書,這也是他在騰訊時的投資項目。創始人毛文超曾說,“只要你想投,隨時歡迎。”

                   

                  小紅書聯合創始人瞿芳解釋,“不管Richard在騰訊,還是出來做元生,對我們而言,一個好投資人的標準不會變。他在業內有很好的口碑,不是因為此前的光環,而是因為他這個人。”

                   

                  精品投資打法

                   

                  一句話就能概括元生資本的投資策略:專注于互聯網提升效率的成長期項目。彭志堅很明確,他要做一只小而美的精品基金。

                   

                  互聯網提升效率是團隊此前熟悉的方向,也是他判斷能產生幾十億甚至幾百億美金體量公司的領域。背后的原因并不復雜,即通過互聯網匹配需求與供給。貨車幫、掌門1對1等,都是基于上述邏輯投出的公司。這個原理同樣適用于AI投資。

                   

                  此外,元生資本大都在C輪以后才進入這些項目,鮮少在B輪階段投資,A輪完全不投。掌門1對1在D輪時出手,探探D輪,每日優鮮C+輪。

                   

                  這個階段項目的融資特點是,資金需求量大、價格偏高,且玩家多是號召力極強的老牌基金。2017年底,創投圈還流傳著這樣一句話:VC天使化、PE則VC化,大錢沒處花。基金對頭部項目的爭奪差不多到了拼刺刀的程度。

                   

                  元生資本的選擇與多數VC2.0基金的打法不同。新基金在品牌效應尚未建立的階段,通常追求早期布局,且越早越好;一旦成功捕獲,在明星項目上不斷加注。

                   

                  彭志堅的理由是,早期的好公司很難預料從哪里長出來。此外,這個階段公司的存活率低,必須廣種薄收,以量取勝。“每個地方撒點胡椒面,別人憑什么要我的錢?”但如果公司發展到PE甚至Pre-IPO階段,除了資金,投資人能給予的支持也很有限。

                   

                  相較之下,B輪以后的公司模式基本明朗,就看能否從大賽道的幾家中選擇贏面最大的優勝者。池萬錦將其定義為,“安全有潛力”。

                   

                  問題是,這樣的項目只要想投就能投得進嗎?彭志堅答復,脫靶率很低。

                   

                  值得一提的是,迄今為止元生資本三分之一的投資項目,是此前他們在騰訊的deal。彭志堅承認,起步階段與熟悉的創業者合作是必然。

                   

                  掌門1對1創始人張翼印象最深刻的是元生資本團隊的DD(盡調)過程。兩天時間,十個人,對掌門的幾十位員工訪談,問題之犀利令他驚訝,比如高管之間是否清楚彼此的優缺點。張翼曾與彭志堅長談過一次,他們都曾是學霸,有留學背景,理解彼此想要事情做到完美的心情。所以他明白,元生這樣DD是想深層次看到企業文化,這是驅使一家企業長遠發展的基石。

                   

                  池萬錦對盡調的嚴苛程度更甚。如果想了解一家公司與供應商關系如何,不在于其口中描述的牢固程度,或看數字占比。只需要走一趟,感受下對方是親自來大門迎接,還是要你在會議室坐等;走的時候是送你到樓下還是園區門口,或是地鐵站。這些細節都可以反映出雙方的話語權比重。

                   

                  但他們也在反思怎樣更好地完善DD過程。比如很多人圍著一個人聊,會不會讓對方壓力太大,是否擠占公司太多時間。他們也更希望能在投后管理方面,給予公司更多支持。

                   

                  按照這樣的操作節奏,彭志堅和團隊每年出手的項目在個位數,一只基金最多投十多家。他跟創業者說,“只要我們認準你,哪怕以后爬雪山過草地,扛都要把你扛過去。”

                   

                  紀律的重要性

                   

                  滴滴以150億美元估值融資時,元生資本曾有機會投資,彭志堅考慮再三,最后忍痛放棄。

                   

                  他跟團隊解釋,滴滴無疑是一家偉大的公司,但無論從估值還是發展階段,滴滴都已超出元生資本既定的投資范疇。許良說,他很堅持原則。當年抬高估值堅持騰訊投進滴滴,也是出于另一種原則,騰訊必須卡位。

                   

                  彭志堅喜歡講投資的紀律性。生活中他也是很自律的一個人,只喝白水,偶爾喝一點咖啡或紅酒。他的投資哲學是,專注,深挖,如此才能建立優勢,精準判斷,為被投公司提供價值。

                   

                  共享自行車不投。“需求存在,但進入門檻低,單位經濟模型算不明白賬。”

                   

                  A輪堅決不投。“A輪很早期,很難看清楚,價格卻不便宜。”

                   

                  還有很多條紀律:看不清的不投,沒把握的不投,不允許做DD的不投,跟技術提升效率無關的不投,出海項目為零……放眼創投領域,這大概是給自己設限最多的一家VC。

                   

                  以拒絕出海公司為例,彭志堅解釋,團隊對此都不擅長。如果團隊補充了這樣的人才,他認為可以考慮投資。

                   

                  思考片刻,他卻又自我推翻,“我們也要想是不是有足夠的精力做這件事。飛到印尼、美國去做DD,投入巨大。而且對海內外市場同時了解的人才并不多見。”總之他們不考慮出海方向,所以也不會刻意尋找相關的人加入。

                   

                  很難想象,一個被中國最頂級互聯網公司平臺深刻影響的人,沒有陷入無所不能的情緒,相反強調克制,對各種潛在誘惑說No。因為彭志堅始終認為,冒險不等于不守紀律。

                   

                  在元生資本的投資決策環節,很重要的一點是,所有要投資的項目,項目核心參與人員不能有嚴重反對聲音。如果出現,必須想辦法說服別人。池萬錦說,Richard也不例外,他經常會被大家挑戰,但他鼓勵如此。

                   

                  彭志堅每天的感受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投資是根據少量信息做重大決策,且不能反悔。投的項目越多,越覺得不容易,大環境本身艱難,還有很多聰明人挖坑,太多坑躲之不及。在如此境遇下,能專注把一些事情做好,就很牛逼了。”



                  相關熱詞搜索:彭志堅 騰訊

                  上一篇:馬云馬化騰李彥宏在兩會上是怎么說區塊鏈,又是如何做的
                  下一篇:最后一頁

                  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