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buenf"></dl>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dl id="buenf"><ins id="buenf"></ins></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output id="buenf"><ins id="buenf"><nobr id="buenf"></nobr></ins></output>
                1.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首頁 > IT業界 > 正文
                  清華教授朱巖展望區塊鏈:P2P可信經濟時代的到來
                  2018-06-19         來源:IT863       [我要評論]
                  在工業時代,人類創造的價值是人類在其他時間段里面創造的價值的十倍還要多。這是工業時代之前,無法想象的事情。如果你去跟當時的農場主,你跟他們說我們用了瓦特的蒸汽機能創造十倍
                  朱巖院長:

                   

                  很高興能到青島來參加這樣的一個區塊鏈應用創新的論壇。大家如果關注這個領域的話,應該看到在過去的半年時間里邊,中國大江南北,不論西東,都在搞區塊鏈的論壇,都在做區塊鏈的各種各樣的應用,那如果大家在把眼光放的遠一點,那你去看一看在大洋彼岸,比如說呢,像是微軟、谷歌、FaceBook,這樣的一些科技企業,它們在區塊鏈上做了什么。你會發現居然大洋彼岸比我們這里要安靜很多。我們這兒是如火如荼啊。為什么它們那邊如此安靜?我覺得這是很值得對這一領域感興趣的人非常深入思考的問題。

                   

                  我們會看到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中國應用的土壤,我們的應用的場景確實是要更豐富、更多一些。尤其是像青島這樣的一些經濟高速發展、高速轉變的這樣的區域,應用區塊鏈來創建新規則,是我們的機會所在。

                   

                  美國的體系它已經比較完善了,也就是說工業化給它所帶來的那樣的一種規則的價值,已經體現得淋漓盡致了。那你想再用區塊鏈去打破原有的那個價值體系,改變它現有的利益格局,這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

                   

                  而在中國,我們原來這個規則就不完善。所以,在不完善的基礎之上,去破壞并建立新的規則,這恰恰是我們的機會所在。所以說在這種意義上來講,我們在青島做鏈灣,做互聯網創新,做一些金融科技,這個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我們要的就是這樣一種釋放每一個人能力的這樣的社會。而不是原來的我們在工業時代所建立起來的一種層級化、職能化的這樣的社會結構。所以我的題目呢,叫《P2P可信經濟時代的到來》。

                   

                   

                  區塊鏈的價值不光是一個貨幣,或者說是一種防偽、一種追蹤,一種算法、一種加密,不光是這樣的一些價值。更大的價值是讓我們終于看到了怎么來用一種技術手段,讓我們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大幅的下降。我們知道工業社會形成的信用和交易體系,它的交易成本是非常高的。我們任何兩個人、任何兩個企業之間的談判,曠日持久,要需要有大量的中間環節,律師、審計等等。這中間每一個部門呢,又有它的一個流程,那么一年兩年下來,(所花時間)都是正常的事情。

                   

                  咱們不用說別的,我們清華大學和青島之間的合作,這是雙贏的啊,每一個人都想積極推進。但沒辦法,因為你有你的流程,我有我的流程,我們按我們這個流程走完,可能一年兩年就已經過去了。這就是原來的工業社會的最大的社會成本。

                   

                  那我們用區塊鏈要降低的就是這樣的社會成本,我們今天請到的各位嘉賓實際上在區塊鏈的不論是理論研究,還是應用研究上面都是有深入造詣的這樣一批人,我們都是實干軍團。我們后面會聽到,這是花了心思去請來的這些應用領域里面的嘉賓,不是那些只是在風險投資領域里面的。你看到我們今天沒有風險投資領域里面講區塊鏈的,不是說我們不重視風險投資,我們很重視,但是我們不希望是只討論概念,而是我們真正從降低社會運營成本的角度來看,我們能做什么樣的一些事情。

                   

                  所以說,區塊鏈的真正意義在于,我們怎么能夠去建立一種更可信的社會。因為可信,我們兩個企業之間可以實現智能合約,我就不再需要去用原來的中間環節了。所以一旦我們能建立這樣一種體系結構的話,可能我們在座的搞法律的,那就要失業一大部分人了。那搞審計的也要失業一大部分人了。搞會計的也要失業一大部分人了。因為這個社會的中間不可信所誕生的行業會消失掉。

                   

                  這個大家不用擔心啊,因為不可信所誕生的行業消失掉,等于說很多人失業了。但它也會創新出更多可信社會需要的工作機會,這是什么機會啊?就是我們的機會。我們要去創新也好,創業也好,創造也好,你是要去創造這樣一些新機會,而不是停留在原來的那些修修補補之上。所以我們說,基于P2P,就是點到點的,每個人都是中心的,這樣的一種社會結構,來建立一個可信的社會,然后在這個可信社會基礎之上,我們再來構建新的經濟體系。我想這是我們今天論壇的基本邏輯。我們希望能建立這樣一種新經濟體系或者新經濟生態。

                   

                  那么在十九大的報告之中,我們知道我們已經對這樣一種新經濟形態誕生的方式,做了很明確的一個說明:“著力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和“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也就是說,我們在青島做這樣的事情是在構建一個符合十九大報告精神的產業體系。那么這個產業體系,我們研究院把它叫做產業轉型的四螺旋結構,四螺旋結構就是實體經濟,然后輔以科技創新(區塊鏈就是重要的一個方面,當然這個區塊鏈要圍繞實體經濟去展開),然后要加上現代金融。

                   

                  一會兒,我們陳升總會將給大家講講token,token是什么呢?token就不是現在的金融,而是我們在區塊鏈技術上的新金融。不止是這樣子,這套金融系統可能會顛覆你原來對銀行、對于保險、對于證券的所有認知,這樣的一種新金融體系是建立新產業生態的基礎。當然這里邊,離開人什么都做不了。所以這里面第四個螺旋就是人力資源,一定要培養人,區塊鏈要有新經濟的人才培養。我把它叫數字經濟時代的產業體系,是這樣一個四方面構成的產業體系。

                   

                  那具體而言,就是要把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跟實體經濟進一步地來做融合,從而實現傳統產業優化、升級,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我們現在大部分的產業還處于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比如說我們的海信、我們的其他的一些傳統制造業怎么邁向中高端?我們的動車組,如果說賣不到國外去難道就不是價值鏈的中高端了嗎?那這個車不賣到國外去,怎么去增加我的價值啊?這實際上都是屬于我們要轉型的領域,要去創造價值的方向。所以說,人類社會正在朝著智能產業、智能生活、智慧社會的方向去發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任務的核心也是要去發展智能產業、拓展智能生活、建設智慧社會。政府也是提出要進一步的發展下一代的人工智能,下一代人工智能是什么呢?它的基礎是什么呢?那不再是數據,不再是我們原來所看到的那些把自動化叫做智能的這樣的一些企業,而是要真正地體現規則、體現推動力、體現我們對于新技術的應用、改變人類的生存方式的這種儀器,那是什么樣子?我想我們所說的區塊鏈的應用,應該是在這樣的一個大背景之下來去和各個產業、各個行業能夠融合在一起的。

                   

                  所以,區塊鏈所改變的更多的應該是社會的范式,或者說是人類社會的人群組織方式。地球沒有多大,就這么多人口,人群的組織不同,那顯然社會運行的方式和經濟運行的方式是不一樣的。我們現在的人群要發生的變化,基于區塊鏈要發生的變化,跟工業時代是不一樣的。工業時代是樹狀人群結構,你對這種樹狀的人群結構想實現遍歷的話,也就說你要去告訴到每一個人,我有什么東西,那需要你非常厲害。那用遍歷的方式,效果非常不一樣,也就是說,內部傳播效果非常不一樣。那我們用什么樣的方式去提高這個效率呢,拿喇叭喊。也就是說,從外部向內部來發聲,公有媒體,這種模式是效率非常高的。但是那個不是內生的動力,內生的動力不足,它就會導致公有的媒體,公共的聲音,它的影響力會隨著時間發生變化。

                   

                  在我們的樹狀結構之下,形成的一種經濟模型,它是在信息有限的傳播基礎之上的經濟模型,也就是目前大多數的行業,大多數的企業運行的模型,基本上都運行在這樣的模型之上。你想想你的貿易是怎么做的,你的生產銷售是怎么做的,你就知道了。這完全是一回事情。我們在用工業時代層級化、職能化的思維來去組織人類社會。

                   

                  那區塊鏈是什么呢?去中心化。去掉中心化之后,它會讓我們形成一種網狀人群結構。網狀人群結構呢,內生力量就會非常的強,每一個節點都能夠成為這個社會重要的組織單元。關于這樣的變化,我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你來自外部的聲音,我已經不信了。你說你在中央電視臺告訴我什么事,我就要去打個問號了。因為我可能更相信在我的網絡之中的人,那他告訴我是什么。所以現在大家看到為什么政府在強調共產黨員要入社區,要回到人民身邊,要敢于帶上黨徽,要上崗,為什么啊?咱們在座的很多都是我們的干部,這就是要回到那個網狀人群里面去。

                   

                  如果你還架在外面,高高在上,說我是局長,我是市長,我來講什么,這個網狀人群聽都不聽你的。別說是你啦,你去看看希拉里,希拉里已經給我們上了一課呀,很深刻的一課。那就是因為原來他們所迷信的,西方式的民主體系,在區塊鏈,在這樣的網狀人群之上,已經是崩塌掉了。它難以再去實現它原來曾經有的民主的先進性了。而我們需要去建立這樣新的民主體系,而這種新的民主體系,區塊鏈恰恰給我們提供了這樣的一種工具。為什么在中國大家就明白了。

                   

                  為什么不是在美國?為什么亞馬遜這樣的企業它沒有花那么大的力氣來做區塊鏈呢?原因就在于它們的體系是中心化、已經成熟的體系,想要打破,想要推翻,難度太大。而我們呢,恰恰是可以在民主化傳播,在這種區塊鏈聚集的P2P的這樣一種民眾力量增強的環境之下,符合政府的要求,符合經濟發展的趨勢,符合技術的潮流,來建立中國的新的民主化制度體系。甚至于用技術民主化來帶動了社會民主化的進程,能夠讓我們所倡導的人民民主真正得以落實。這是對于整個中國的治理來說,太有好處的事情了。

                   

                  所以說青島所承擔的這樣一個鏈灣,我覺得做好了將會是改革開放初期的那個小崗村。也就是說我們會影響全國,或者說能夠真正開創中國的一個新的經濟紀元的這樣的一件事情。當然,你在做,別人也在做。全國都在做。爭先恐后的上區塊鏈項目,這個是好事,但是也有問題。我們來看到底哪些行業,哪些區域能夠在未來脫穎而出吧。

                   

                  所以說,適應于工業時代,工業生產需要的是西方式所建立起來的這樣的哲學體系,或者說,它以分工協作為前提的這樣的一種協作模式,這種模式跟區塊鏈去中心化的思想并不一致。這個東西已經走到了一個歷史的階段,要被改變,它對于弱勢群體的保護,是相對很弱的。大家應該能體會地到,像特朗普的政策,他要減稅,表面上看是要保護這些弱勢群體的利益,但是實際上特朗普整個減稅政策依然是圍繞著富人來制定的。也就是說,在他原有的那樣一顆樹狀的結構之下,想要去讓人民獲得好處,太難了。沒有peer to peer,沒有讓大家對等的情況之下,你怎么去保護弱勢群體的價值?

                   

                  所以,大家去回顧歷史上發生的所有革命,所有的這些社會變革,每一次都以犧牲弱勢群體為代價。我們希望這次區塊鏈的變革不再以犧牲弱勢群體為代價,而是真正讓弱勢群體在這個社會里面得到尊重,每一個人得到尊重。這是我們原來的理想,為什么理想實現不了呢?原因就在于民眾在沒有技術做約束的情況之下,人的動物本性一旦被釋放出來,那是魔鬼。如果真是讓大家跟政府能隨便談判,拆遷款給我多少,那什么也辦不了。我們要知道集中有集中的好處,民主有民主的好處。這兩種之間不是對立的關系,千萬別把區塊鏈的去中心化跟中心化對立起來。

                   

                  我們看很多的區塊鏈的論壇上面,大家都是拼命在強調我一定要去中心化。去中心化帶來的問題就是過度的民主,過度的民主是效率的下降。不用說別的,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區塊鏈的算法,區塊鏈的算法就是 Decentralize 之后,它的算法效率是什么樣子?一定是效率在下降的,那么用在人身上一樣的道理,Decentralize 之后,魔鬼都被釋放出來了,那都被釋放出來的情況下,沒有約束,那就實際上沒有用處。我們都知道絕對的民主就沒有民主,那它是一回事情。

                   

                  所以,民主是有約束的,這個約束來自于娜里?原來說政府來約束,政府一來約束就是 Centralize,就是中心化的,那我們所說的 Decentralize ,是說我在這個過程當中是用區塊鏈手段來約束每一個人的行為,你得講真話,你得注意到你的行為信息是不可篡改的,所以你必須要約束自己的行為。那這樣來說,民主才真正變成了可行的一種手段。那以前,我們是講講而已,現在是要做做看看。我們能在各個領域里面,來實現P2P,讓每個人、每個企業平等的這樣一種可信的環境產生出來。

                   

                  這個是在中國,我們能夠聚集這么多人,我們來探討區塊鏈的應用,我們之所以能在各個領域里面找到應用場景的根本性的原因。這是在哲學層面,當然也是在社會制度層面上這樣的一種差別。所以,我們現在強調的是要以技術為基礎的制度建設,這個制度建設要覆蓋方方面面,絕對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食品追蹤這樣小的行業。所以,這個制度建設,大家通過今天下午的論壇,能夠看到我們在各個層面上所作的一些努力。當然,我們真的希望能在青島能夠落地,能夠生根發芽。

                   

                  當然,這里面應用的每一個方向,我們也看到了現在各個領域一些成熟的案例了。比如說,我這里面給大家舉一些例子,比如像比特幣,這是P2P的貨幣。它是貨幣民主化發行的典型的代表。現在基本上證明了這種貨幣是可以不依賴于任何一個國家的政策獨立存在的。我們起碼能證明這一點。至于比特幣本身,它到底有沒有問題,這個大家每個人看法不一樣。這個可以求同存異。起碼來說,這樣一種民主化貨幣,已經變成現實。

                   

                  那么第二個是基于區塊鏈的金融民主化,我們也看到了雖然很多一些金融企業被喊停了。出現了e租寶這樣的一系列的問題,但是金融的民主化進程是不可逆轉的。它一定會向這樣的方面來發展。好多人問我區塊鏈應用是不是在金融領域應該率先取得大的突破?我還真不這么認為。我覺得中國的金融體系想要全面的進行區塊鏈化還需要一段歷程才可以做。那不是這么簡單的事情。所以,我們說金融是一個區塊鏈應用非常好的領域,但不是說是最好的時機,馬上能用起來的這樣的產業。這個還得再看。

                   

                  這里面我倒是看好區塊鏈保險,在保險領域里面的應用,這個可能會更快一些。因為現在保險的基本數學模型太落后了。我們現在的數學模型,大家如果對保險行業了解的話,知道是大數定律,那個模型是一百年前的東西。我們現在都到什么時候了,我們信息量跟一百年前比起來,已經遠遠不是那個時候的樣子。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保險模型一定要發生改變。這是一個因素。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保險的空間太大了。我們現有的保險產品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根本滿足不了我們的需要。我們在座的搞供應鏈,你說供應鏈設計的保險,有什么產品啊。沒什么產品。但是供應鏈這個保險太有價值了。如果我們能用區塊鏈重新設計它,那么這個價值將會非常巨大。它是既填補了以前的空白,又能夠去顛覆這個產業的基礎的數據模型。

                   

                  在座的各位嘉賓,不知是否注意到,最近微信跟泰康聯合做了一個微保,微信保險。看一下就知道了。他們在保險理賠、保險定價的模型上面,已經完全不同于傳統的壽險。這意味著傳統壽險公司賣5000塊錢的產品,我敢賣500塊錢,我只是你的百分之十。那你怎么跟我競爭,已經沒法競爭了。所以當越來越多這樣的產品,尤其是基于區塊鏈的這樣一些產品大量的涌現的時候,你會發現這個領域真的被顛覆掉了。所以,我覺得這個領域是最有可能會快速被顛覆的。

                   

                  其次我看好的是區塊鏈的證券。證券行業怎么用區塊鏈,來改變它的經濟模式,現在我們正在和一些小的券商正在研討到底怎么用區塊鏈來改變他們客戶服務的模式。它本身就是一個交易市場,我們建立一些,不用大,比如有一百萬的用戶,我在它這一百萬用戶中間的token體系,那這個是我完全可以做到的。這個我們能做到,對整個證券行業來說影響也將是革命性的。

                   

                  最后才是區塊鏈銀行。因為銀行太賺錢了。它直接讓我否定了現有賺錢的產品有相當大的難度。三個金融領域,最后一個可能是區塊鏈銀行。

                   

                  那么還有像清華現在做的,一會兒邢教授會講的,我們的“鏈網”。那么這個是顛覆的Cyber空間,那我們是怎么去做P2P的?做成民主化的這樣一個Cyber空間?清華現在也在考慮,我們教育產業怎么做P2P,我們做P2P Education,比如我要發清華的區塊鏈畢業證,清華的區塊鏈畢業證不是為了畢業證防偽,我們同樣是建立清華人才培養的生態,為清華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

                   

                  前兩天,大家也看到清華大學公布了一個預算,我們的預算269億,比第二名高出了100多億。大家說清華真有錢。不是清華真有錢,是清華真缺錢。260多億,國家補多少,國家才補60億。剩下的200億是清華自己來弄啊。我們又沒有BAT,你說我們弄一個李彥宏來也行啊,李彥宏一次人家還捐了6.6個億。雖然是人民幣,我希望他捐6.6億美元那是更好的啦。6.6億人民幣也不少啦。我們沒有這個,但我們有章澤天,劉強東同志呢在我們校慶的那天捐了2個億。

                   

                  那是什么意思呢,你光靠捐款,已經是難以支撐學校的發展了。尤其是中國的企業家他的捐款意識還沒有那么強,因為他的每一分錢真的來的不容易。你說真的要他捐5個億美金,那這個有難度啊。所以,我們怎么樣來建立清華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基于區塊鏈,我們是要做這個。實際上要干嘛呢,我們是要給我們的人才發通證。

                   

                  我們在他本科生的時候就發他的token,發他的通證。然后讓大家來買啊,我們大家都看好,比如陳升同志,陳升在清華讀書的時候,我們都看好他啊,那我們就都買他的通證,買他的通證,等于我們資助他呀。他為了對得起我們,所以努力,努力再努力,他拼命的賺錢,第二年就賺了一百萬。賺了一百萬,我們的通證怎么才能升值啊?他得給我們回饋吧。他不給我們回饋,卷著錢跑了,那他就不值錢了。所以,他拿出30萬給我們大家花。那我們買的通證賺錢來啦,怎么辦呢?就繼續買他的通證。結果陳升同志更努力,賺到了一千萬。又拿出來300萬給我們發。接下來更努力,現在做成了世紀互聯的老大,那他拿出3個億給我們花。那你想我們當初買他的通證的人都賺了好幾百萬倍。我們又賺錢了嘛,那這什么意思呢,清華我可以持有我的人才期貨。

                   

                  不用你捐錢給我了,你需要做的是努力,再努力,就行啦。好好做一個對社會最有貢獻的人,你的通證就值錢了。這就是一個新的教育生態,新的教育體系出現了。所以,我們大學靠的已經不再是讓你捐款給我,而是通過培養真正對世界有價值的人來去為未來創造更大的價值,建立一種通證生態。所以,這是在教育民主化程度,我們要讓每一個學生是自治的主體,而不再是一個單獨分離的個體。

                   

                  當然,最后,我們希望 BlockChain 的全球信用體系,每個人都是講誠信的。我們原來講誠信,最后呢,為什么我們都不講了?原因就是你講誠信沒有回報。講誠信沒有任何的回報,那社會是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區塊鏈就是要讓每一個講誠信的人,每一個付出努力的人,真正得到一個體系的回報。是這個體系要能夠承認你做出的努力才可以。

                   

                  所以,在任何一個區塊鏈應用的設計當中,我希望大家一定要注意這一點。要去想辦法怎么能讓它變得更公平,讓每一個人的付出,在這個體系里邊都得到尊重,你做的事情,你講誠信了,是你自身的價值最大化的結果。這是從數學上能證明的。那我們要形成的是一個可優化的、新的人的價值最大化體系。現在我們的社會,你用數學公式來優化的話,不講誠信,是價值最大化的。那這個就錯了。

                   

                  所以,我們要用區塊鏈做成講誠信的價值最大化,這個不是靠你的自覺性,靠宣傳你要有理想,要有抱負,要做四有新人,怎么怎么樣,這不夠了。光是一種理念的宣傳不夠,一定要用技術手段讓每一個人變成是四有新人。要能夠去真正的對這個社會產生更大的價值。所以,這就是社會管理的民主化進程。

                   

                  現在大大一直在強調,我們要敢于去做一些制度化的改變,要能夠探索人類從來沒有過的一種社會制度的模式。西方的制度模式曾經是先進的,那現在看起來,它在工業時代是先進的,那在數字經濟時代,在互聯網時代,什么樣的模式才是真正先進的,沒有答案。那我們希望中國給出這樣的答案。

                   

                  當然,這樣的思想是充滿了應用的誘惑的,但是落實卻是確確實實的艱難。不是在每一個領域里面,都能一蹴而就的。包括我所描繪的這樣一個理想化的教育的新場景,做起來并不容易。我們需要不僅僅是老師,還有學生的共同努力才可以。每個學生怎么講誠信,我們要他在大學階段就養成說真話的習慣,因為區塊鏈是自治的,是信息不可篡改的。那寫入的信息必須是真實的。那么這樣就養成了每一個大學生講真話的習慣。我們要知道,人講真話是習慣,講謊話同樣是習慣。很可惜,我們現在很多的教育體系,并沒有將大家養成講真話的習慣。

                   

                  這就是我們中國社會發展到今天,最大的一個問題。很多人對自己洗腦啦,他講謊話覺得跟講真話是一樣的。甚至于他自己覺得,我就是一個講真話的人。這個對社會的負面價值是不可估量的。我們希望我們在座的各位,跟清華互聯網產業研究院,跟青島市的相關部門一起來在這樣的區塊鏈的應用領域里面,努力的探索怎么建立一個可信的社會,怎么樣能夠建立一種可信的機制,從而改變現有行業今天的模式。一旦說有了這樣一個基礎,構筑在其上的商業模式的創新空間將會是極其巨大的。這個因為時間關系,我就不再展開了。

                   

                  最后,做一個簡單的對比,在工業時代,人類創造的價值是人類在其他時間段里面創造的價值的十倍還要多。這是工業時代之前,無法想象的事情。如果你去跟當時的農場主,你跟他們說我們用了瓦特的蒸汽機能創造十倍以上的價值,沒有人會相信。我們現在又處在這樣的一個關口,我們要迎來的是區塊鏈的時代,我們要迎來的是數字經濟的時代,在這個時代里面,人類要創造的價值,我預言將會是工業時代的十倍還要多。

                   

                  那咱們搞工業生產的人可能無法想象,人不是還要穿衣吃飯嘛,不是還要用現在這些工業設備嘛。那這十倍的價值在哪里呢?我相信呢,這個問題,需要我們每一個人來去研究,我們每一個人來去給出答案。那每一個人都會有不同的看法。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嘉賓,在座的各位朋友,能夠跟我們一起共同開創中國的十倍工業時代的價值。



                  相關熱詞搜索:區塊鏈 清華教授 朱巖

                  上一篇:薛洪言:“區塊鏈”的這股投機邪風還要吹多久?
                  下一篇:最后一頁

                  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