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buenf"></dl>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dl id="buenf"><ins id="buenf"></ins></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output id="buenf"><ins id="buenf"><nobr id="buenf"></nobr></ins></output>
                1.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趣店一夜間股價跌掉近20%,羅敏到底冤不冤?
                  2017-10-24         來源:IT863 網事風云       [我要評論]
                  趣店過度依賴支付寶的導流與芝麻信用的風控、校園貸禁令下依然有學生可以貸到款、高利貸……上市后,面對質疑,羅敏對媒體發聲,卻因一些匪夷所思的言論,反而將趣店卷入輿論漩渦。
                  最近的商業科技圈,要評選最風光與最狼狽的人,可能都會落到一個人身上,他就是趣店創始人羅敏。

                  羅敏年僅34歲,就締造了市值百億美金的美股上市公司,上半年利潤超過9億,可謂風光一時無兩。不過伴隨著風風光光的上市過程,趣店也備受質疑:過度依賴支付寶的導流與芝麻信用的風控、校園貸禁令下依然有學生可以貸到款、高利貸……上市后,面對質疑,羅敏對媒體發聲,卻因一些匪夷所思的言論,反而將趣店卷入更大的輿論漩渦。

                  坐擁百億美金市值的同時,又承受了這么大的輿論質疑,趣店到底冤不冤?

                  趣店簡史:起家于校園貸,發跡于現金貸

                  創業早期,趣店的名稱為趣分期,是較早從事校園貸的平臺之一。當時商業銀行的校園信用卡業務壞賬率較高,隨著監管部門一紙禁令,集體退出了校園市場。

                  但校園的金融需求依然存在。在互聯網金融(以下簡稱“互金”)興起后,校園貸市場火熱起來,趣分期是其中規模較大的一家。

                  創始人羅敏在創辦趣分期之前曾在電商好樂買負責管理校園渠道,更早之前曾做過校園SNS,對于校園市場的玩法駕輕就熟,通過發展校園代理、做地推等手段,在校園貸領域逐步形成領先優勢。當時有不少文章和創業雞湯來評析趣分期在校園市場快速擴張中的商業模式。

                  不過校園貸一直是伴隨著爭議的業務,一種觀點認為學生的消費需求與金融需求應該得到滿足;另一種觀點則認為學生主要精力應該在學習上,學生通過借貸來進行超前消費,最終還是靠父母買單,這樣學生不僅不務正業,還加大了家庭負擔。

                  事實確實證實了后一種擔心,甚至問題的嚴重程度超出想象。貸款越來越容易,校園貸市場井噴,陸續出現了女大學生裸條借貸甚至為還款而賣淫、高昂利息導致學生無力償還致使跳樓自殺、暴力催收等令人震驚的新聞,互金平臺經營的校園貸業務形成了比較惡劣的社會影響,也引發了監管部門的關注。

                  從2016年4月份開始,銀監會、教育部等監管部門陸續出臺文件限制互金平臺經營的校園貸業務,到今年6月28日,銀監會等部門最終發文禁止從事校園貸業務,并鼓勵銀行作為正規軍開發校園金融產品,補齊大學生金融服務覆蓋不足的短板。互金平臺運營的校園貸業務從此徹底被禁。

                  當然,需要指出的是,校園貸存在的問題并不一定是趣分期的問題,并沒有具體的新聞細節指出趣分期平臺的借貸行為導致裸條借貸、高息導致家破人亡等悲劇的出現。

                  不過即使如此,作為曾經的校園貸大平臺,趣分期也難逃向大學生借貸是否合適、利率是否過高等質疑。

                  面對政策的監管,趣分期轉型比較快。2016年7月,趣分期品牌升級為趣店集團,并計劃打造校園消費金融“趣分期”、非校園消費金融“來分期”、大學生免息助學貸款“趣助學”、大學生成長基金“趣成長”、兼職平臺“趣兼職”、實習平臺“趣實習”、就業平臺“趣就業”等七個產品。2016年9月,趣店宣布逐漸退出校園信貸,逐漸向白領、藍領等消費群體拓展。

                  趣分期改名為趣店,為的是更突出電商特色,而推出的另外幾個平臺,似乎有打造綜合性校園服務的意味。不過不管是電商還是綜合性校園服務都沒有成為趣店的最終發展方向。

                  2015年5月趣分期獲得螞蟻金服領投的E輪融資,似乎對于趣店未來走勢影響更大。趣店接入了支付寶,獲得了流量入口,并與芝麻信用建立了合作、輔助風控,由此趣店逐步形成了以現金貸為主的業務構架,趕上了現金貸的風口,迅速扭虧為盈,并實現了業績的大幅增長。

                  招股書數據顯示,趣店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收入分別為2413.3萬元、2.35億元、14.32億元和18.33億元,增速驚人。利潤方面,趣店2014年虧損4077.5萬元,2015年虧損2.33億元,但2016年大幅盈利5.77億元,2017年上半年凈利潤為9.74億元,超過了很多持牌消費金融公司。

                  現金貸給趣店帶來巨額利潤,不過現金貸一直是備受爭議的業務。借款人多頭借貸積累風險、資金流向黃賭毒、用高息來掩蓋壞賬等等,都是大家抨擊的重點,現金貸也已被監管所關注。不過現金貸行業的公司大多都是在悶聲發財,很少積極進行推廣。

                  趣店在行業內第一個上市,且利潤水平這么高,顯然更容易吸引輿論的火力。市面上出現很多負面文章,如《揭開趣店上市的面具:一場出賣靈魂的收割游戲》等。

                  面對這么多負面輿論,趣店先是發布了措辭嚴厲的聲明,之后羅敏通過媒體發聲來回應質疑。不過效果適得其反,因為“我們的壞賬一律不會催促他們來還錢,電話都不會給他們打。你不還錢,就算了,當作福利送你了”、“任何發現我們名義和實際利率超過36%的人請直接聯系我,我提供100萬資助費給您”等不夠嚴謹的措辭,讓趣店和羅敏反而更加成了眾矢之的。

                  趣店到底面對哪些質疑?

                  綜合起來看,現在趣店面對的質疑既有公司層面獨有的問題,也有行業層面普遍存在的問題,既有業務方面的質疑,也有道德方面的拷問。

                  1)行業層面的拷問

                  現在對于趣店的質疑,更多是源于對小額現金貸這項業務的質疑。趣店作為利潤豐厚且要上市的公司,自然成了關注點。具體的質疑包括:

                  現金貸業務是否存在過高的利息加重了借款人的負擔,是否將本不富裕的借款人推向更大的經濟壓力之中?

                   

                  資金流向上是用在正常的消費還是黃賭毒?

                   

                  行業普遍存在的多頭借貸是否醞釀著金融風險,以及風險會怎樣爆發?

                   

                  是否存在暴力催收,侵害借款人權益?

                   

                  ……

                  最根本的一點質疑是,面對低收入人群以及剛剛畢業的人群,通過借款便利化促使他們超前消費、甚至超越自身的經濟實力去消費,是否存在道德瑕疵,向低收入人群借貸,到底是雪中送炭的善舉還是最終害了他們?

                  2)公司層面的問題

                   趣店面對的質疑聲中也有針對趣店獨有的一些問題:

                  一是作為曾經的校園貸巨頭,趣店現在是否徹底放棄了校園貸業務,學生還能不能從趣店借到錢?

                   

                  二是趣店在渠道和風控上過度依賴螞蟻金服,靠支付寶獲取用戶、尤其是重復借貸的用戶,通過芝麻信用來判斷信用水平做風控,如果螞蟻金服對于趣店的支持不復存在,趣店還怎么發展,自身是否有足夠的獲客與風控實力,以支持百億美金的市值?

                  這些問題、質疑,有些是現金貸的行業共性,有些則是趣店自身獨有。作為靠現金貸掙了大錢而且已經成了公眾公司的趣店,有必要回應這些質疑。但羅敏的回應一是欠缺講解上的嚴密性,二是從自身的角度去解釋,很難消除公眾的質疑,反而放大了質疑。

                  趣店到底冤不冤?

                  歸根到底,羅敏的問題在于先后選擇了校園貸、現金貸這兩項極具爭議的業務,且在這兩個爭議性的業務中都將規模做到了前列。下面我們來看各項質疑:

                  1)過度依賴螞蟻金服

                  普遍的觀點認為趣店的獲客和風控依賴支付寶與芝麻信用。對此,羅敏表示,趣店自己的App占了用戶來源的1/3,支付寶占了2/3。風控方面除了芝麻信用,趣店自己也積累了1億次交易和相關的數據,在其中打上了很多的標簽,協助控制風險。

                  也就是說趣店確實比較依賴螞蟻金服,同時也在形成自己的獲客渠道與風控數據。核心業務環節過于依賴某一家公司,對于一家普通的企業而言可能問題不大,這家企業可以作為大公司生態中的一員而存在。但對于趣店這樣一家市值百億美元的公司而言,核心業務環節過于依賴其它公司,其估值的合理性必然受到質疑。

                  市值百億美元的公司需要以自己為中心搭建一套生態系統,而不是寄生于其他企業的生態中。

                  2)是否依然有學生可以獲得貸款

                  有觀點認為趣店并未真正放棄校園貸,學生依然可以在趣店獲得貸款。羅敏回應稱會通過地址等信息來判斷是不是學生,如果被判斷為學生則拒貸。

                  目前互金平臺都已經停止了在校園內的主動推廣,但是否主動停止一切校園貸業務,外界很難確認。

                  從常理推斷,嚴厲的監管政策之下互金平臺犯不著冒著風險做一塊利潤并不高的業務,但又不能排除互金企業對學生身份審核不嚴從而繼續放貸的可能性。而且確認學生身份確實存在一定客觀難度,并不一定能百分之百杜絕學生的借款。

                  3)是否存在現金貸的行業性問題,如利率過高、借款人多頭借貸、暴力催收等

                  羅敏聲稱“任何發現我們名義和實際利率超過36%的人請直接聯系我,我提供100萬資助費給您”,對自身利率的合規性打了包票。

                  不過他并未清晰地表述利率的計算方式。

                  如果隨機查閱趣店旗下來分期的產品,按名義年化利率來計算,產品確實在36%以內。

                  但消費金融領域媒體“清流Club”運用內部收益率的算法,考慮資金的時間價值,測算趣店的現金貸借款產品、手機分期產品等實際年化利率達到了42.6%。當然,算法是否準確還有待于進一步商榷。

                  然而就算是全部產品的利率水平都在36%以下,也并不意味著利率水平就是合理的,畢竟36%從絕對值來看,還是比較高的水平。只不過在現金貸行業內,36%是相對比較低的,趣店可能確實想要一步步往合規的方向發展,但就現金貸的產品特性而言,能否進一步降低還未可知。

                  就風險水平而言,羅敏表示其客單價在900元左右,由于比較低,客戶的違約意愿不高,因此壞賬率很低,借助主要平臺間的數據共享,可以防止多頭借貸,因此風險非常可控。羅敏甚至稱如果客戶違約也不會去催收,當成福利送給客戶。

                  這樣的言論遭受到巨大質疑。如果風險真的這么低,那么在借款端,其利率完全可以進一步降低到24%以內的更合規水平。而且如果真的不去催收,用正常還款客戶付出的高額利息去補貼逾期客戶和惡意欺詐的客戶,也是一種不公平。

                  或許羅敏這樣表述,是太想表明趣店沒有暴力催收等問題了,不過這種大失水準的回應還是讓人大跌眼鏡,也讓外界的質疑更加強烈。

                  總體來說,趣店承受這么多質疑,到底冤不冤?過度依賴螞蟻金服等運營層面存在的問題并不是核心問題,每家公司都會有運營方面的潛在風險。

                  真正讓趣店承受輿論火力的問題在于現金貸業務,現金貸由于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及傳媒的大量報道,已經被污名化,甚至很多做這種業務的公司都很忌諱外界將自己稱作現金貸公司。趣店作為靠這項爭議性業務賺取了大量利潤的公司,以及已經在紐交所上市的公司,輿論自然將很多行業性的問題與趣店聯系起來。但羅敏卻表示,“那些這樣說我們的媒體,不了解我們。社會上的怪事,不要都扣在出頭羊頭上。”

                  羅敏的委屈之處在于外界把現金貸行業存在的很多問題加在了趣店這家公司身上,而這些問題在趣店不一定適用。例如因為暴力催收、高利息利滾利導致傾家蕩產等等,這在行業可能普遍存在,但如果趣店的客單價真的在900元左右,即使利率再高也比較難達到傾家蕩產資不抵債的地步。

                  但趣店以及羅敏需要面對的現實是,既然選擇了現金貸這樣一個充滿爭議的業務,并通過這項業務賺了很多錢,就應該承受這項業務帶來的輿論壓力,以及未來會來臨的政策壓力。更何況利息水平較高、騙貸行為猖獗等問題都是實實在在的。

                  現金貸這個行業如今泥沙俱下,各種問題交織,客戶中既有正常的有借貸需求的群體,也有大量的騙貸人員、有不良嗜好的群體。而即使是有正常借貸需求的群體,這樣的高利息借貸對其是雪中送炭還是將其放置到了一個更大的經濟壓力之中,也存在爭議。未來隨著行業監管的來臨以及行業的洗牌,問題可能會有一些改觀。

                  行業里的趣店們要做的可能不是訴苦,或是無厘頭的解釋,而是應該嘗試怎么去把企業做得更加規范,甚至起到引導行業走向合規的責任。

                  在剛剛過去的12個小時,北京時間10月23日夜間起,趣店股價持續跳水,跌幅擴大近20%。截止收盤,趣店跌19.64%,報26.52美元。



                  相關熱詞搜索:趣店 羅敏

                  上一篇:趣店上市股價暴漲逾40%,這是巔峰的開始還是結束?
                  下一篇:最后一頁

                  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