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buenf"></dl>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dl id="buenf"><ins id="buenf"></ins></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output id="buenf"><ins id="buenf"><nobr id="buenf"></nobr></ins></output>
                1.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首頁 > 通信 > 正文
                  面對高管離職背叛,張朝陽怒了,任正非卻表達了歉意
                  2017-05-10         來源:IT863 善緣街0號       [我要評論]
                  張朝陽曾經說自己一天只睡四個半小時,要保持「進攻」的狀態,并堅定地表示「搜狐視頻一直在第一陣營」,并且要在三年之內讓搜狐重新回到互聯網中心,同時搜狐視頻要在2019年實現盈利
                      是選擇「張朝陽式」的反擊,還是「任正非式」的諒解?

                  初創公司人才流動快,尤以基層員工的變動最常見。而在明星公司,基層員工的離職并不會引起多大的震蕩,但核心員工的出走,很容易讓企業「傷筋動骨」。

                  高管出走也就算了,如果還跑到競爭對手的「碗」里,甚至自己創業成為公司勁敵,TA的跳槽無異于一場大風暴。面對這樣的「背叛」,照常人的邏輯來說,大boss的心情多少會有些不爽。

                  這不最近搜狐的掌門人張朝陽就因為一位前核心員工的跳槽發怒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張朝陽:要講究規則,這個事不是小事!

                   

                  筱楠(馬可)曾是搜狐視頻版權影視中心總經理,最近她選擇跳槽去了競爭對手那里。這一舉動卻引來老東家的強烈不滿。

                  搜狐表示與馬筱楠曾經簽署過《不競爭協議》,也就是我們俗稱「競業禁止協議」,而馬筱楠并沒有遵守這一協議,選擇去了優酷視頻。基于此,張朝陽怒了,向馬筱楠提起勞動仲裁,并提出索賠千萬賠償金。

                   

                  狐視頻是這些年搜狐重點發力的業務。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傳統PC門戶業務逐漸在衰落,搜狐把自己再次崛起的很大希望押注在了視頻業務上。但是,移動視頻領域群狼環伺,優酷視頻、騰訊視頻,以及愛奇藝等競爭對手無不虎視眈眈,盯著眼前的這塊大肥肉,面對如此兇險的環境,搜狐才與馬筱楠簽下《不競爭協議》。

                  張朝陽曾經說自己一天只睡四個半小時,要保持「進攻」的狀態,并堅定地表示「搜狐視頻一直在第一陣營」,并且要在三年之內讓搜狐重新回到互聯網中心,同時搜狐視頻要在2019年實現盈利。
                    而馬筱楠曾經所擔任的版權影視中心總經理,又是視頻業務中的重中之重,所以張朝陽對其重視程度也就不言而喻。馬筱楠則不負期望,為搜狐創造出非常亮眼的成績——網劇《屌絲男士》火爆網絡,由此網劇衍生出的大電影《煎餅俠》最終也收獲了11.6億的票房。

                   

                  眼見著情況越來越好,馬筱楠突然選擇離職出走,還到了競爭對手的「碗里」。面對如此重要的大將出走,對搜狐造成的損失可想而知。這也就有了前述的「天價」賠償。

                  不久前,張朝陽借著出席一場自制劇發布會的機會對此事發聲:「關于上述事情的法律程序都在進行中。」同時,他還表示:「現在視頻內容領域,任何一個視頻網絡公司可能每年都是幾十億,或者幾年都是上百億的投資。在這么大的規模下,大家有時候對錢太重視了,賺錢是一方面,還是要講求規則。這個行業規模太大了,所以說這個事情不是小事情。」看來張朝陽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滿。

                   

                  目前,此仲裁申請已經獲受理,并將于6月13日開庭。

                  2任正非:對不起你們了,希望你們諒解!

                   

                  完張朝陽,我們再來談談任正非。在面對核心員工出走時,任正非選擇了「道歉」,甚至還兩次將其請回。究竟是何人,能讓任正非如此「低聲下氣」?

                  故事的主角是李一男,一位「天才少年」,曾是任正非最器重的愛將,也是任正非在商場上最頑強的對手,更是傳說中任正非的接班人。他曾「兩進兩出」華為,與任正非情同父子,無奈卻恩怨不斷。

                  一切恩怨始于李一男到華為實習。15歲便考入華中理工大學少年班的李一男,于1992年到華為實習,當時他還只是華中理工大學二年級的碩士研究生。實習期間,李一男的技術天分給任正非留下了深刻的影響,并受到任正非的器重。1993年6月,碩土畢業的李一男義無反顧地走進了華為。

                  初入華為,李一男業務能力突出,任正非堅持不拘一格提拔人才。23歲的李一男迅速成為掌上明珠:兩天時間里,升任工程師;兩個星期后,被破格聘為高級工程師;半年后,升任華為中央研究部副總經理;兩年后,被提拔為華為中央研究部總裁及總工程師;四年后,27歲的他一躍成為華為最年輕的副總裁。

                   

                  開華為,李一男選擇創業

                  結果,成為任正非最大的敵人!

                  正值少年得志之時,李一男選擇離職創業,卻得到了任正非的支持——條件是成為華為企業網產品的高級分銷商。2000年,李一男來到北京創辦了港灣網絡公司。

                  俗話說得好,「強將手下無弱兵」,港灣的迅速發展與當年華為如出一轍,因此港灣也被冠以「小華為」之稱。李一男渴望創業成功,并不滿足于只做華為的分銷商,開始涉及華為最看重的通信業務,成為華為的競爭對手。很快,港灣的鋒芒一度蓋過了華為。

                  不管怎樣,港灣已經對華為形成了威脅,任正非與李一男的沖突終于爆發。對于老東家而言,絕不會容忍昔日的伙計威脅自己的地位,打壓是必然的。

                  被逼無奈的情況下,任正非于2004年專門成立「打港辦」進行策略性打擊。李一男畢竟是一個技術型人才而非管理型人才,港灣自身的問題也慢慢顯現。在「內外夾擊」之下,李一男終于支撐不住了。任正非選擇向李一男伸出橄欖枝——華為收購港灣。

                   

                      合并后,任正非在杭州會見了李一男等港灣管理層,不僅表示了歡迎,甚至表達了歉意,「這兩年我們對你們的競爭力度是大了一些,對你們打擊重了一些,這幾年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我們自己活下去,不競爭也無路可走,這就對不起你們了,為此表達歉意,希望你們諒解。」

                  2006年9月,李一男重新回到深圳坂田華為公司總部,出任「華為副總裁兼首席電信科學家」;12月末,華為公司發出內部公告,任命李一男為華為終端公司副總裁。

                  李一男再次離開華為

                  卻意外得到任正非的認可和推薦

                  港灣的失利讓李一男第一次從神壇跌落,在許多華為人看來,李一男就是一個唯利是從的叛徒。而忍受不住煎熬的李一男在兩年之后,再一次決定離開華為,到百度做了CTO。

                  2010年,李一男選擇再次跳槽,加盟12580出任CEO。據透露,李一男加入12580出任CEO一事,事先很可能得到了任正非的認可和推薦。

                  如今的李一男因涉案已身陷囹圄,想必如此惜才重才的任正非,內心多少還會有些小波瀾吧。

                   

                  縱觀阿里、騰訊、京東等所有明星企業,無一不經歷了高管離職等磨難。尤其在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商界再現企業高管離職潮:

                  2017年1月23日,負責小米國際化業務的副總裁雨果·巴拉宣布離職;

                  2017年3月20日,樂視汽車聯合創始人、全球副董事長、中國及亞太區CEO丁磊微博發布聲明確認離職樂視;

                  2017年3月22日,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發布公開信,宣布將從百度離職。

                  面對高管離職潮,企業大boss到底該如何應對?是選擇「張朝陽式」的反擊,還是「任正非式」的諒解?

                  事實上,我們講人體需要新陳代謝,企業也需要自上而下的新陳代謝,只有不斷的更迭,才能永葆生機。只要不動搖企業的核心戰略,這種事情不妨看開點。

                  也許在未來成熟的商業社會,企業的高管輪替、進入和離職都會更加頻繁,甚至將會形成一種機制,到那時boss的應對也許會更加淡定和從容。



                  相關熱詞搜索:張朝陽 歉意 任正非

                  上一篇:微信公眾號不能贊賞:這不是規則的錯,是蘋果的錯
                  下一篇:最后一頁

                  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