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buenf"></dl>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dl id="buenf"><ins id="buenf"></ins></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output id="buenf"><ins id="buenf"><nobr id="buenf"></nobr></ins></output>
                1.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首頁 > 社會財經 > 正文
                  解放軍少將之子揭秘老山輪戰時對越最慘烈的一場戰斗
                  2014-04-28         來源:鳳凰網       [我要評論]
                  核心提示:從5月初到8月末,我軍頂住了敵人30多萬發炮彈的轟擊,打退了敵人連以上規模的進攻70余次。這其中戰斗最慘烈殲敵最多的當屬“7·12之戰”。

                  \

                  本文摘自:《兵器知識》2013年第1期,作者:丁亞華 張政民 林儒生,原題為:《西線從此無戰爭》

                  1979年2月25日,震驚世界的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中的西線柑塘之戰開戰的緊張時刻,昆明軍區司令員楊得志將軍患急病回京治療,中央軍委旋即令張铚秀副司令員代理軍區司令員指揮作戰。1980年1月正式任命張铚秀為昆明軍區司令員。從那時起,直到1985年10月,張司令員不負眾望,殫精竭慮地指揮了西線的自衛反擊及騎線拔點作戰,為鞏固祖國的西南邊疆安全,做出了重大貢獻。張老將軍已于2009年8月14日離開了我們。2012年初夏的一天,記者懷著崇敬的心情拜訪了張铚秀老將軍的夫人丁亞華老人和長子張政民少將。

                  1

                  丁亞華老人今年九十有二,但耳聰目明,精神很好,講起往事如歷歷在目一般。早就聽說丁老是清末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的曾孫女,所以記者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是的,丁汝昌是我的老祖。甲午海戰失敗,老人家以死報國,那年他才五十九歲。他盡忠以后,朝廷中許多人詆毀他,他成了腐朽清廷的犧牲品、替罪羊。‘文革’時,造反派又掘開了他在安徽無為縣老家的墳墓,因為是‘罪臣’,所以棺外還打著三道鐵箍,開棺時,遺體還著囚服,保存尚好。老人家雖然位居高官,但一生清廉,再加上是‘待罪’之身,所以陪葬品很少。造反派把盜挖出來的‘破銅爛鐵’,一古腦兒送到廢品站賣了,得來的錢總共只買了一輛自行車!老家還有些古董之類,我和弟弟們參加新四軍后,都變錢給部隊用了。”

                  2“我和铚秀相濡以沫幾十年,印像只有一個,他總是很忙。無論是戰爭時期,還是他任26軍、68軍軍長和司令員時,經常半夜就被叫去處理緊急軍情。1979年自衛反擊戰發起之前,他陪著王必成司令員和楊得志司令員到前線檢查備戰情況,晚上就在招待所或部隊的營房里借著手電筒、馬燈趴在地下看地圖,幾個月也不回家。楊司令病重,他接任司令員后更是忙了,老山、者陰山之戰他傾注了極大的心血。有關他指揮打仗的事,你還是和我們老大政民談吧,他是內行。”

                  1978年以后,云南邊境形勢日益緊張,中央也做出了進行有限規模自衛反擊作戰的決定。從那時起,如剛才我母親講的那樣,我父親即長時間陪同王必成司令員和后來到任的楊得志司令員制定作戰計劃,檢查部隊戰備情況及繁重的其它工作。在戰前的作戰會議上,我父親指出云南方向往河內的主要通道有三條:一是從河口過安沛到河內。二是從麻栗坡經河江、宣光到河內。三是從金平通萊州到河內。比較這三條通道,只有從河口方向出擊可以達到理想的戰役目的。以河口方向為主要攻擊點,同時在金平、麻栗坡兩翼做牽制攻擊。西線戰場的關鍵是能否迅速渡過紅河,突破越軍紅河防線。

                  戰前,我父親和楊得志司令員幾次到擔負紅河方向作戰的13軍與軍領導研究作戰方案,最后決定以偷襲手段搶渡紅河。開戰前一天,我軍封鎖邊鏡保持無線電靜默,隱蔽戰役企圖。為了麻痹敵人,白天讓邊民保持正常生產秩序,晚上派出部隊軍車在紅河岸邊公路上開燈往來行駛。農場的拖拉機、部隊工程兵的推土機整夜轟鳴,掩護13軍第一梯隊在北山至壩灑一線7個登陸場偷渡。

                  2月17日0時30分,13軍用沖鋒舟、橡皮艇經過2個多小時,把4個營送到對岸,敵軍未發現,到6時又有4個團、3個加強營、5個步兵連渡過紅河,迅速攻占敵沿河要點,偷渡紅河獲得成功。

                  過河部隊開始掩護部隊架設浮橋。到17日4時,敵軍發現我軍企圖,但為時已晚,各先頭部隊開始圍殲敵防御支撐點。經過31個小時激戰,13軍部隊在長達48千米的地段上全線突破,殲敵干余人。

                  與此同時,14軍的一線部隊開始向敵工事堅固的老街發動猛攻,迅速攻占小曹、班菲、鋪梅,切斷了老街與孟康、發隆之間的聯系。具體戰況你已經采訪過時任14軍軍長的張景華老將軍,我就不多說了。11軍也從金平向封土方向發起攻擊,牽制敵王牌軍316A的東援行動。至此,敵苦心經營多時的第一道防線被我軍全面攻破。為了阻止我軍向縱深發展,其345師開始在老街南面的東南亞最大的磷礦柑塘集結,同時316A師也在谷珊和紅河右岸集結,策應345師,企圖守住柑塘,至此我西線部隊進入第二期作戰。楊司令員和我父親他們也緊急調派部隊,命令各部于19日12時前訊速圍殲被包圍的各點之敵。然后13軍、14軍開始向布亭等地發起猛攻,準備圍殲345和316A兩個師。軍委鄧小平副主席發來電報,要求部隊在柑塘打個惡仗,殲敵萬把人。我父親他們制定了圍殲柑塘之敵的方案上報軍委,軍委很快就批復了上報方案。正在這時,楊得志將軍由于過度勞累和水土不服,突患重病,離職赴京治病。軍委緊急任命我父親為代理司令員,全權指揮西線作戰。

                  3

                  為達到圍殲柑塘之敵的戰役目的,我父親命令13軍37、38師向柑塘突擊,39師攻擊西側代口控制10號公路,阻敵東援柑塘。14軍40、41師沿7號公路向朗洋、郭參、鋪樓方向突擊,從東邊策應13軍。同時令11軍迅速占領巴沙山口,爾后直取封士。柑塘之戰于2月23日7時打響,激戰1天即全部占領柑塘北面各個門戶要點。24日18時55分,我37、38師完成對柑塘之敵的合圍。2月25時O時,攻克磷礦火車站,12時占領柑塘市。除敵345師師長帶少數殘部逃跑之外,345師基本被全殲。

                  柑塘之戰結束后,我父親又著手計劃圍殲敵316A師的作戰。因教訓地區小霸的目的已基本達到,根據總部指示,我父親對部隊下達了相機圍殲316A師的指示。3月2日,14軍40師攻占鋪樓、Il軍31師攻占封土,50軍149師攻占沙巴。之后各部即停止向前推進,打掃戰場搜索殘敵做撤軍準備。

                  3月4日,我西線部隊按照中央軍委的命令,交替掩護撤回國內。從3月5日到13日,作戰部隊全部安全撤回,只有9人失蹤,所有武器裝備包括戰損的都完整地運回國內。

                  4我西線作戰部隊發揚我軍優良傳統,連續作戰17天,突破敵軍縱深40千米,攻占了老街、柑塘這兩座重要城市和壩西、保勝、孟康、封土、沙巴等5座縣城,前出郭參、鋪樓,徹底摧毀了作戰區域內的所有軍事設施,殲敵12300余人,造成了從西面威逼安沛、河內之勢,沉重地打擊了敵人的地區霸權氣焰,圓滿地完成了中央軍委賦予的作戰任務。我父親做為軍區司令員、西線部隊的最高指揮員,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當時我們兄弟姐妹共有6人參戰。我那時在中央軍委和昆明軍區聯合組成的觀察組,深入戰區具體評估部隊作戰和情報搜集整理工作。

                  就我自己的觀察而言,西線我軍的作戰是相當成功的。首先是偷渡紅河達到了戰役的突然性,雖然敵人知道我們會進攻的,但用敵俘虜的話講就是“我們以為你們在發動進攻前,肯定會炮火準備的,所以規定在你們炮火準備前,不得暴露火力點。當你們的部隊進來的時候,我們還以為是偵察部隊,不是大部隊……

                  張副司令不愧是將門之后,談兵論戰虎虎有聲。

                  我父親打了一輩子的仗,大小幾百仗,但要說緊張還是在云南這“八年抗戰”(1978~ 

                  還有在西線的幾次重要作戰中,如攻占老街、柑塘、封土之戰等,我軍無論從戰役計劃到作戰實施等都是很出色的。尤其是在我軍后撤過程中,各部隊交替掩護有序后撤,十幾萬部隊只有9人失蹤,所有裝備包括戰損的都帶回來了,能做到這點是很不容易的。德國著名軍事理論家克勞塞維茨曾經講過:“撤退是一種最困難的戰爭行動”。我認為無論是戰敗撤退或戰勝撤軍都是如此,搞不好是要吃很大虧的。尤其是在這次邊境自衛反擊戰中我軍的主動撤軍行動更是如此。客觀地講,由于我軍這次邊境自衛反擊作戰是以懲罰為主的特定作戰意圖及速戰速回的作戰方針,再加上敵軍頑強的戰斗力,以及特殊的地形,敵軍的某些主力部隊并未遭到毀滅性的殲滅打擊。而且敵軍也旱有不和我軍硬拼的作戰策略,他們采取我們的老戰術“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我們在敵國縱深地區繳獲了不少他們在戰前下發的文件,內容很多都是講“對付中共軍隊項一下,就要撤到山里去”……我之所以要談上面一些情況就是要說明如果我們的主動撤軍行動沒有組織好,那些還有相當實力的敵軍很快就會卷土重來,給我軍造成很大麻煩。

                  雖然我們打到敵國內縱深時,某些普通的老百姓對我們不友好,但我們仍然是遵守紀律的。我講個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有一天我們部隊住在一處靠近一座小山的村莊里。村里的人都跑光了,當晚我們的戰士住在民房里。那幾天陰冷潮濕,戰士們想點火烘一下屋子,但柴草太濕不容易點著。于是戰士把一枚炮彈的彈頭拔下來,倒出藥筒里的發射藥來引火,不料火苗子一下予竄上了房子,把房子引著了。為了彌補其農民的損失,我們給他們留了不少的越幣,另外還寫了一封短信說明情況。正在這時,那戶人家的男主人回來了,因為他就躲在不遠的小山上,村里的情況他看得很清楚。他對我們講,不用給他錢,因為越幣不值錢,買不了什么東西,再說當地也特別窮,根本也沒有什么東西可買。我們問他想怎么辦,那人說:最好能給他點大米,于是我們就送了幾袋大米給他,他非常高興。類似情況其它部隊也很多,總之作戰期間我們部隊都能很好地執行相關紀律。

                  5

                  1979年的自衛反擊戰之后,敵軍不思悔改反而變本加厲,繼續猖狂擴軍備戰,搶占邊境上的制高點,嚴重地威脅著我西南邊境的安全。根據中央軍委的命令,張铚秀將軍坐鎮西南,統領數十萬部隊,開始了長達數年的騎線拔點作戰。

                  1981年2月26日,經中央軍委批準,昆明軍區召開了重要的作戰會議。會上我父親傳達了軍委及軍委批轉的楊得志總參謀長在“801”會議上的重要指示,研究了軍區部隊的作戰規劃。我父親在會上就備戰提出了“調整人事,改革制度,整頓作風,提高戰斗力”的17字方針,詳細論證落實了各項作戰具體措旋。

                  這次會議結束不久,我42師于5月7日和21日在麻栗坡和扣林地區全殲侵敵軍兩個營。

                  1984年4月19日,昆明軍區奉命收復被敵軍占領的老山和老陰山。根據軍委的作戰意圖,我父親提出先打老山后取者陰山的作戰方案,因為老山是西線越軍防御的重中之重,對我船頭地區縱深20千米威脅最大,攻克老山奪回主動權震懾敵軍。

                  中央軍委很快批準了作戰方案,以14軍40師配屬41師122團攻打老山,11軍31師打者陰山。我父親率軍區作戰機關在麻栗坡磨山開設了軍區前方指揮所,具體負責指揮“兩山”作戰。

                  備戰期間,我父親帶領前指相關人員親臨第一線,與參戰部隊反復修改完善具體作戰方案,抓好部隊模擬訓練和諸兵種協同。


                  經過一日激戰,我軍攻下老山主峰及其它重要高地,殲敵1200余人。接著31師也收復了者陰山,殲敵580人。5月15日,41師122團攻占了八里河東山,殲敵2個連。經過認真準備之后,4月28日我14軍40師和11軍31師分別對老山和者陰山發動拔點作戰。為了體現先攻老山的總戰略意圖,對者陰山的進攻晚于進攻老山40分鐘開始。戰事發展證明,這樣做非常必要。

                  我軍收復老山等戰略要點之后,敵軍十分恐慌,向河江地區緊急增派了10個步兵團、4個特工營、14個炮兵營向我猖狂反撲。敵軍第二軍區司令員武立中將親到老山前線督戰并口出狂言:“不拿下老山不當司令!”從5月初到8月末,我軍頂住了敵人30多萬發炮彈的轟擊,打退了敵人連以上規模的進攻70余次。這其中戰斗最慘烈殲敵最多的當屬“7·12之戰”。

                  戰前我父親從敵人的種種跡象中判斷出敵人極有可能在7月12日向我展開大規模進攻,隨即命令部隊做好一切迎敵準備。12日凌晨5時零5分,敵人果然開始向我老山地區的28個高地發動全面進攻。而我軍則先敵之前在我陣地前300米進行猛烈炮擊,實施火力偵察,敵軍潛伏部隊的兩個營長被擊斃。但敵軍也很頑強,輕傷員無一呻吟,重傷員至死不動。失去指揮的部隊不慌亂不暴露,并保持無線電靜默。當時師前指見沒有情況,下令除一線部隊保持警惕之外,其余人員睡覺,凌晨敵人撲上我陣地來勢兇猛。我軍集中了老山地區的所有炮群,甚至40師的坦克營也一字排開,以直瞄火力炮擊敵人。大小口徑的火炮按射程遠近分別對縱深、淺近縱深及前沿之敵展開猛烈炮擊。整整一個上午越軍主力被我強大火力壓制,未能接近我前沿陣地。到下午,幾乎所有火炮的2.5個基數(122毫米榴彈炮一個基數為100發,160毫米重迫擊炮一個基數為60發,130毫米加農炮一個基數為80發、152毫米加榴炮一個基數為60發……)全部打光!為補充炮彈,戰前我前指臨時抽調征用地方運輸車輛400多臺搶運炮彈。

                  敵軍一個營趁我火力稍弱之機搶占我一個高地,但我軍旋即以一個榴炮營的火力予以地毯式火力覆蓋,當我軍一個排45個人15分鐘收復陣地時,敵人一個營幾百人只剩下6個活的了。敵人并不甘心失敗,繼續以整營整團的規模向我陣地輪番進攻,但在我軍壓倒性優勢火炮打擊和部隊的頑強抗擊下,在一整天的時間里,敵人仍在出發位置,寸步未進,只在我軍陣地前遺尸4000多具,占整個兩山之戰敵軍傷亡數的43%。“7·12之戰”,徹底打掉了敵軍的囂張氣焰,敵遭此慘敗以后,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1984年6月,中央軍委決定利用老山這個戰場輪戰鍛煉各大軍區部隊,我父親作為主戰場的最高指揮官,嚴密組織指揮了本區和外區部隊在老山的輪戰。在這期間,昆明軍區和外軍區參加輪戰的部隊總數在40萬人以上l在我父親和軍區其他負責同志的精心組織指揮下,圓滿地完成了軍委賦予的光榮任務。

                  長期以來,關于那次邊境自衛反擊作戰期間,西線我軍最高指揮員究竟是誰,社會上流傳著許多不正確的說法,甚至一些權威刊物也以訛傳訛、混淆視聽。本刊記者這次采訪的本意就是要用丁亞華老人和張政民副司令的親口講述以正視聽:是開國少將張铚秀老將軍親自指揮了那場長達八年的西線自衛反擊作戰。1985年春節前夕,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同志來到云南邊防視察,揮筆為昆明軍區題寫了七個大字“國威軍威看西南”。我想這應該是黨中央、中央軍委對我父親他老人家殫精竭慮幾十年從軍生涯的承認和最高褒獎吧。

                  【昆明軍區原參謀長張景華將軍之子張學寧為本文的采訪提供了重要幫助,謹此致謝!】



                  相關熱詞搜索:老山 少將 戰斗

                  上一篇:文革鄧樸方癱瘓卓琳哭三天 鄧小平有何反應?
                  下一篇:銀行“天價招聘”再現:實習生名額靠父母“資產排隊”

                  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