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buenf"></dl>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li id="buenf"><ins id="buenf"><strong id="buenf"></strong></ins></li>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dl id="buenf"><ins id="buenf"></ins></dl>
              1. <dl id="buenf"><ins id="buenf"><thead id="buenf"></thead></ins></dl>
                <output id="buenf"><ins id="buenf"><nobr id="buenf"></nobr></ins></output>
                1. <dl id="buenf"></dl>

                  <dl id="buenf"></dl>

                  首頁 > IT業界 > 正文
                  文思海輝合并帶來了規模 但高管離職人心渙散
                  2013-04-16         來源:IT863       [我要評論]
                  辦公室內幾張桌子橫七豎八,四處可見堆滿了灰塵的文件,這是文思、海輝剛剛宣布對等合并3個月后,記者來到文思位于上地的辦公大樓時看到的場景。
                  8月,文思和海輝宣布對等合并。原文思董事長陳淑寧表示,合并的最大目的是規模,并承諾新董事會中來自雙方的成員各占50%。

                  合并3個月后,文思海輝卻被曝出部門重復,員工冗余、坐等被裁,高管相繼離職。

                  合并,帶來了規模,但渙散了人心。

                  辦公室內幾張桌子橫七豎八,四處可見堆滿了灰塵的文件,這是文思、海輝剛剛宣布對等合并3個月后,記者來到文思位于上地的辦公大樓時看到的場景。一間可容納十多人的辦公室,僅有3個人在工作,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是在漫無目的地盯著電腦屏幕發呆,或者瀏覽一些可以打發時間的網頁。

                  “其實,兩家更像是并購,而且還是8000人的海輝并購了1.6萬人的文思。”文思內部員工心里多少有些堵。

                  擁有不同的文化背景、相同的市場布局的兩家企業怎樣走上合并之路?合并對于文思、海輝的人事、業務有何影響?規模效應的作用能有多大?IT業界與投資者腦中打起了各種問號,也讓文思海輝的這一步棋帶足了九死一生的意味。

                  辦公混亂高管離職

                  “我們部門屬于‘下崗待就業’狀態,很多內部資料和郵件已經不往我們這兒發了,我們連新的工牌都沒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思內部員工對記者說。“現在就是沒什么事干,等著領導分配呢。上面也下了封口令,禁止向媒體談論我們內部整合的細節。”

                  8月10日晚,中國離岸服務外包供應商排名前五名的兩家企業,文思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文思”)與海輝軟件(國際)集團公司(以下簡稱“海輝”)宣布,進行對等合并,合并后新公司名稱為文思海輝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文思海輝”),原文思董事長陳淑寧擔任新公司非執行董事長,原海輝CEO盧哲群任新公司CEO。新公司擁有2.4萬名員工,成為中國目前人數最多的軟件外包公司。

                  “對于職能部門的員工來說,合并就代表著可替代崗位的重復。但即使海輝的強勢讓文思的員工不適應,甚至無所事事,文思的員工也不會輕易辭職。”一位已經離職的文思高管X先生在接受《計算機世界》報記者采訪時說,并不是因為他們對企業還有感情,而是如果被企業辭退會拿到補償金。而對于外包企業來說,技術人才就是賺錢實力,因此技術人員根本不用擔心自己的出路。反而是雙方高管受影響比較大。

                  “文思的沒落用‘禍起蕭墻’來形容并不為過。企業內并不是有能者居之,而是靠拉攏關系上位。在以盈利為目的的私企,這種做法,顯然會讓企業走進死胡同。”X先生認為,如何從管理層就解決文化融合問題,將是盧哲群面臨的首要難題。

                  據知情人透露,今年4月,就在文思和海輝宣布合并前夕,文思就已經有副總裁級別的高管離職;而與合并消息一起傳出的,是原海輝董事長孫振耀離職獨自創業、海輝負責海外業務的高級副總裁劉鵬離職加入東軟集團。

                  “估計年后拿完紅包,文思還會有兩名高管離開。”X先生說。文思海輝急需高管坐鎮。有知情人士透露,文思元老功臣陳立峰,或將回國主持大局。陳立峰此前任文思首席運營官,從2008年4月開始擔任文思總裁。“陳總本來是要到美國修養身體的,現在文思、海輝突然合并了,據說他又計劃要回國了,可以說是臨危受命吧。”Gartner首席分析師湯彤妹在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

                  九年十天

                  今年8月,當文思、海輝正式宣布對等合并時,讓整個軟件產業備感突然。就連很多文思和海輝的員工也是看新聞才知道這件事。而中層和不少高層管理人員也僅僅是公司合并前10天得到通知。

                  “其實文思、海輝第一次進行有關合并的約談是在2003年。”陳淑寧向《計算機世界》報記者坦承。

                  2003年,中國IT外包產業起步不久,正處在快速增長的階段。而分別成立于1995年和1996年的文思和海輝已經發展至一定規模。

                  據艾凱咨詢集團《2004~2005年中國軟件外包市場研究年度報告》顯示,當時的中國外包產業主要是對日外包占主導地位,對歐美外包處于升溫的階段。“2005年左右的文思、海輝分別以歐美、日本為主要戰場,合并需求并不迫切。”業內分析師說。

                  對七八年前正處在上升通道的外包企業來說,真正迫切的,是離岸外包業務迅速增長帶來的公司發展,對他們來說,在海外打單,特別是拿到大客戶業務,才是頭等大事。

                  據了解,一次,花旗銀行想把一部分業務外包出去,這在當時是一筆相當大的業務,中國和印度的很多家外包企業都參與競爭,文思、海輝也趕到了華爾街。“誰都想做,我們還找PE幫忙,但是因為文思企業人數規模有限,整個價值鏈也并沒有完全覆蓋。所以還是被印度公司占了先機。”X先生說。

                  他清楚地記得,花旗銀行很快就把文思、海輝等一大批公司淘汰出局了,而拒絕文思的理由就是:“你們公司的總人數都還達不到我們需要的外包技術人員,我們怎么能把業務外包給你們?”

                  而這并不是文思和海輝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拒絕理由。“也許正是因為經常碰見這種事情,才導致了兩家萌生合并意向。”X先生說。

                  但是,雙方高層的約談不僅沒有引起媒體的重視,甚至連兩家企業的管理層也沒有投入更多的關注,一次約見之后,便沒了下文。

                  很快,2005年,當時的大連海輝軟件與北京天海宏業、科森兩家公司合并成立了海輝集團。

                  2007年12月12日,文思在美國紐交所以8.5美元發行價成功上市,融資6502.5萬美元。陳淑寧曾為此事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雖然上市后很辛苦,但還是鼓勵軟件外包企業到海外上市,他認為軟件外包行業融資渠道非常少,上市后可以有資金保障經營。

                  2010年6月30日,海輝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IPO價格10美元,募集資金7400萬美元。“最近的一輪談判進行了大約兩年的時間”,根據2012年11月陳淑寧在合并發布會上的表述,雙方一直為合并后誰來主導爭執不下。

                  而在這期間,市場環境發生了三個重要的變化:一是印度外包企業進入中國,給本地企業形成巨大的競爭壓力;二是歐美出現金融危機,經濟增長放緩,外包利潤率進一步下降;三是隨著國內經濟快速增長,人力成本給外包企業帶來巨大壓力。

                  “這些變化對任何一家外包企業而言都是難以獨善其身的。”觀察人士指出,而這也許就是最終促成雙方合并的催化劑。

                  合并最后一根稻草

                  文思海輝最近公布了截至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報,這也是兩家公司獨立核算的最后一季財報。數字顯示,2012年前9個月,海輝毛利潤為7680萬美元,毛利潤率為35.4%;而文思的業績更不理想,前9個月毛利潤為8820萬美元,毛利潤率為31.8%。

                  “在軟件外包行業,毛利潤率40%以上的業務才算是比較好的業務,而現在毛利潤率在40%以上的客戶越來越少。”一位軟件外包公司的高管表示,近年軟件外包越做越“雞肋”,不少單子的毛利潤率已經達到30%的“不賺錢”邊緣。

                  “金融危機給文思帶來很大沖擊,2009年后文思就開使轉戰國內市場。”X先生說。此外,還有消息指出,文思的經營情況已經非常不盡如人意了,如果不合并,下一季度的財務報表會非常難看。

                  實際上,自2011年起,海外市場的緊縮情況與國內市場格局就顯得越來越嚴峻。

                  受經濟持續低迷、就業率不斷下降的影響,奧巴馬政府在年初宣稱要把“勞務外包”轉向“勞務內包”,創造美國國內就業機會。這樣一來,歐美市場對于中國離岸外包企業來說,未來一段時間內的業務增長空間就變得很小。

                  而在歐洲市場,包括文思海輝在內的整個中國離岸外包企業的優勢也正在弱化。“中國外包企業在變,印度也一樣,而且更瘋狂。以Infosys、Tata為首的外包企業已經扎根于歐洲本土,由離岸外包轉變成在岸外包。并且,還有一種趨勢,就是同IBM一樣,他們完全計劃變成橫跨多行業的、產業鏈端到端的解決方案提供商。”湯彤妹說。

                  在這樣的背景下,2009年,文思轉向國內市場。據工業和信息化部相關數據統計,文思中國業務2008年只占21.5%,但到2010年就已經提升至45%。

                  “然而,文思并不了解本土市場。”X先生說,國內市場契約效應差、回款慢,尤其是國有企業,常常由于預算申請等原因延遲回款,累積下來,文思常常出現幾億元的款項無法追回、影響當季財報與資金流轉的現象。

                  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據X先生透露,在國內市場,文思面臨的另外一個問題——來自中小外包企業的激烈競爭。這些中小企業扎根于中國,更加了解本土企業需求,沒有品牌、沒有上市、沒有財報包袱,接單時更加隨意,也更加容易拉低市場報價,這使得原本凈利潤就很低的國內外包業務變得更加可憐。

                  更重要的是,文思的衰落還在于文思高層并沒有形成一個具體的、對本土市場的戰略定位。“自從文思主攻國內市場以來,朝令夕改。企業自上而下并不能有效貫徹既定的方針,而是全部行業都做,但卻沒有精專在某個領域。”他說。

                  也許,合并對文思來說已經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在國內市場,“報團取暖”的戲碼也并不只在文思和海輝之間上演。

                  8月20日,博彥科技發布公告稱,于8月17日與美國ACHIEVOCORPORATION(大展集團)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收購該公司旗下AchievoJapan、北京北方新宇信息技術、大展信息科技(北京)、大展信城信息科技(上海)、北京大展協力信息技術,以及艾其奧信息科技(成都)等6家全資子公司100%的股權。

                  今年4月,中軟國際與華為合資組建的中軟國際科技服務有限公司。作為文思的最大客戶,合并之前,華為在文思整體營收中的比例約占30%。現在,華為與中軟國際合資成立的軟件外包公司中,中軟國際占60%的股份,華為占40%的股份。有分析表示,受此影響,未來華為發包給文思的業務額面臨減少的威脅。

                  相關熱詞搜索:文思 海輝

                  上一篇:馬云退休劉強東偃旗息鼓 張近東推波助瀾蘇寧電商價格戰
                  下一篇:PC上游代工業跌幅大 全球PC銷量連續四個季度出現下滑

                  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